外賣騎手的裝備,原來這么奇妙

2020-09-21 來源:南方工報 記者:林婷玉
分享:

  身穿各色工裝,載著裝有食物的保溫箱,穿梭于大街小巷……近年來,外賣騎手已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,也是我們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。

▲ 雨中送餐的外賣騎手 林景余/攝

  不同顏色的騎手裝,代表著不同的外賣平臺。但你是否留意到,外賣騎手的工裝除了色彩鮮艷,其實還有著貼心設計?他們戴的頭盔上為什么會開了“孔”?帽子頂部的各種萌物裝飾又起什么作用?別急,我們一步步來解答。

  服裝:南北有差異,面料有講究

  在我國的網絡外賣市場中,美團和餓了么是最為大眾所熟知的平臺。

  “我們公司的logo,騎手的上衣、頭盔和車后保溫箱都以藍色為主,所以我們也稱騎手為‘藍騎士’。”餓了么體驗設計實驗室經理楊茜告訴記者。

奖多多  2017年,楊茜和她的團隊開始接手餓了么騎手的工裝設計工作。最近一兩年,她們的設計更加注重考慮騎手的工作環境和著裝體驗等,在功能性上做了不少提升。

奖多多  騎手工裝分為夏冬兩季裝,由于我國地域氣候的差異,南北方的工裝設計也有各自的側重點。在冬裝方面,南方更注重防風,北方則注重保溫。

▲ 美團(左)和餓了么(右)外賣騎手的夏冬兩季工裝 林景余/攝

  在夏裝上,因為廣東夏季高溫炎熱,騎手送餐更易出汗,衣服經常濕漉漉,“因此吸濕性好、易排汗、更透氣的速干面料是首選。”楊茜說。

奖多多  除了舒適的面料外,騎手工裝的臂膀前后兩側、袖口、胸前口袋處,還設計有寬度5厘米的反光條,它不僅讓工裝顯得更有層次感、時尚感,還能讓外賣騎手在夜間送餐時,更有存在感,騎行更加安全。

  頭盔:牢固又輕便,能防雨還透氣

奖多多  頭盔是外賣騎手防護裝備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如何讓它牢固防護又輕便透氣?楊茜和她的團隊一度對此很頭疼。“我們在頭盔和頭部之間設置了緩沖層,當遇到外力沖擊時能吸收碰撞能量,起到緩沖效果。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頭盔內還設置有3個風道和前后換氣口,因此頭盔外觀有‘孔’。”楊茜告訴記者。

▲ 餓了么外賣騎手的頭盔上有幫助透氣的孔 林景余/攝

  裝飾:花式“賣萌”促溝通,讓服務更有溫度

奖多多  最近有不少人發現,美團外賣騎手的頭盔上多了一對“兔子耳朵”。哦,不,那其實是“袋鼠耳朵”——因為美團的logo是一只奔跑的袋鼠 。“‘袋鼠耳朵’高萌、吸睛,送餐路上經常有人朝我頭上看,感覺自己像在走紅毯。”9月11日,在廣州高德置地春廣場外,剛送完餐的美團外賣騎手小陳向記者展示了那對黃茸茸的耳朵,“它是平臺配置的,不用花錢買”。

  同樣吸睛的還有餓了么外賣騎手頭盔上的“竹蜻蜓”。記者發現,在快速走動或者騎行的時候,“竹蜻蜓”會“嘩啦啦”地轉動起來。“這是平臺免費發放給騎手的,沒有強制要求戴,但我很喜歡。戴上后覺得自己‘萌萌噠’,也能愉悅送餐時的心情。”餓了么外賣騎手小周說,“‘竹蜻蜓’看起來很萌,能給客戶留下好的第一印象,讓我們在溝通時更和諧、暢通一些,一定程度上還提升了單量。”除了“竹蜻蜓”,小黃鴨也是小周喜歡的裝飾物之一,“兩個輪著換,不容易膩”。

▲ 外賣騎手頭盔上有各式各樣的萌物 林景余/攝

  在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、廣州雕塑院集團領導許鴻飛看來,外賣騎手身著色彩鮮艷的工裝,就像城市里流動的彩虹,裝扮著城市,搭起了人、物之間的橋梁,讓城市更出彩……他透露,未來或將創作以外賣騎手為主題的雕塑作品。

  從一線騎手走來,希望讓騎手更有獲得感

  廣州野馬科技有限公司工會主席奖多多周意來自湖南常寧,曾在天津服役,是一名陸戰兵。2015年9月,周意從部隊退伍回到老家,一邊考車證一邊盤算著找工作。

  “廣州離湖南近,是一線城市、機會多,況且年輕就要敢于嘗試。”這些想法深深刻在周意的心里。然而,只有初中學歷、沒有技能的他可選的崗位有限。“于是進了工廠,上流水線打打雜。”周意感嘆道,“那時候為了多賺點錢經常加班,每天往返于工廠和宿舍,社交圈子很小。感覺日子過得很快,什么都沒有留下。”

  2017年,中國外賣市場規模持續擴大,在線訂餐用戶接近3億人。在朋友的介紹下,周意應聘進入餓了么加盟商——廣東野馬科技有限公司,成為一名“藍騎士”。

  周意說,他想成為月入過萬的“萬元戶”,同時他也知道這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奖多多  穿上騎手服的第一個月,周意跑了800單,成為配送站里成交單量排名第二的騎手;第二個月他跑了1200多單,比第二名騎手多跑了300多單。很快,他實現了月入過萬的夢想,還從普通的外賣騎手晉升為騎手小隊隊長。

  作為一名退伍軍人,周意有著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,工作中也時刻以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。他告訴記者,在身穿騎手服的4個月里,他沒有出現過一個“壞單”,也從來沒有被投訴過。

  入職3年,周意不斷超越自我,從一線崗位一步步地走到了管理崗位。如今他已是一名城市經理,負責公司運營、行政、后勤、培訓、財務等工作。“剛到這個崗位時,由于理論基礎差,別人學一個小時就能理解弄通的內容,我則需要花更多的時間。”周意說,為了彌補這一差距,他報讀了自考專科的工商企業管理系科,一邊工作一邊抽時間學習。

  目前,周意已月入3萬+,買了車,買了房。

  2019年1月9日,廣東首個外賣行業工會——廣州野馬科技有限公司工會成立,周意當選工會主席。作為800名工友的“娘家人”,周意深知讓外賣騎手有獲得感的秘訣。

  經過職工意見征集后,他一改公司以往外聘管理層的慣性,提出從內部提拔、培訓人才,要求管理人員必須從外賣騎手做起,形成騎手—隊長—調度員—副站長—站長—區域經理—城市經理的晉升渠道,讓騎手留得住,有獲得感。

  (編輯:鄧佩瑩)